2011年10月28日 星期五

何謂「中道自然醫學」?


「中道自然醫學」之重點提示


1、中道自然醫學 = 西醫中醫細胞營養學自律神經醫學全方位自然療法 = 人類未來主流醫學
2、「中道自然醫學」是以西醫生化檢驗、各種儀器診斷及自律神經檢測為基礎,以治療免疫及自律神經失調之頑重症為訴求的實證自然醫學;也是以中醫陰陽理論為主體,吸收所有西醫精華之創新實證醫學。
3、「免疫失調」與「自律神經失調」,如同共用顱腦無法分割的連體嬰,也是疾病的源頭;「中道自然醫學」即以治癒此種「互為因果」之上游病源為標的(治本),而不是只把重點放在器官組織所呈現出來的症狀本身(治標)。這點與中醫強調「和陰陽」的治病原則是完全一致的。
4、「中道自然醫學」是中西醫學及各類自然療法的大熔爐。它打破了所有醫學門派的藩蘺,強調以維護個人的健康為主體,而非以醫師或醫療機構為本位,也是「不論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哲學的徹底實踐。
5、「中道自然醫學」強調正確的生活方式、飲食習慣、靜動態吐納、釋儒道學修心,戒除貪瞋痴,對於維持自律神經(陰陽)平衡,疾病療癒及健康維護之重要性。
6、「中道自然醫學」開立口服處方之先後順序為:細胞(營養)自癒療法處方→中藥→西藥。藥物與毒物是一體的兩面,只有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審慎使用。
註:細胞營養自癒療法之處方,其實就是廣義的中藥。





「中道自然醫學」之簡要概說

1、以自律神經醫學為基礎的實證醫學

自律神經失調(陰陽失調)是百病之源頭,「中道自然醫學」即是以所偵測到的精準自律神經定量科學數據,作為治療基礎的實證醫學。自律神經之交感及副交感,與中醫之「陽」、「陰」屬性可謂「同義詞」,也是中西醫學之融匯點。在可預見的未來,「自律神經檢測儀」定會像今日的血壓計、心電圖一般地普及。

2、避免攝食與自身體質不適合的高IgG、IgE抗體食物

「中道自然醫學」強調每一位患者必須擁有一本個人專屬之「飲食護照」,這是以最先進的醫檢技術,抽血檢驗找出個人不該食用的高IgG(慢性)+IgE(急性)抗體的食物。以「科學辦案」之精神實行飲食控制,才不致因吃下致炎、致敏的食物,引發體內連鎖發炎反應持續發生,致使任何治療都事半功倍,甚至徒勞無功。若長期固定服用某一種中藥,患者體內也有可能產生對抗此中藥蛋白質之抗體。

3、完整提供細胞所欠缺的原料元素

「中道自然醫學」的處方優先提供人體所欠缺的細胞原料,例如:必需脂肪酸、多醣體、抗氧化植物生化素、胺基酸(L-Glutamine左旋-麩醯胺酸)、微量元素(鍺、硒、鉻等)、維他命及多種高功能性食品為主,其療效可應用日後一系列自律神經之正向表現來印證。更可藉由HRV自律神經檢測數據來鑑定吐納、調息、調心或修行的技巧是否正確無誤,這就是中道自然醫學「細胞(營養)自癒療法」之內涵。

4、強調盡量不使用藥物

「中道自然醫學」強調以東方哲學為主體,其中蘊含中醫、養生、吐納、孔孟、老莊、佛道之精髓,再匯集西方醫學精華為己所用,復以淺顯易懂的西方科學語言作闡釋,用以治療嚴重過敏以及自律神經失調重症等疾病,使人體受損細胞自行痊癒恢復健康,不依賴化學藥物的創新實證自然醫學。

「中道自然醫學」開立口服處方之順序為:細胞自癒療法中性處方→中藥→西藥,萬不得已才用藥物。因為只要是「藥」,都難免有副作用。「細胞自癒療法」處方之內容為中性的細胞原料,這也是西方醫學之父--希伯克拉底名言:「Food is your best medicine」的徹底實踐。

5、不偏不倚謂之「中道自然」

西醫學雖然集人類科技文明之大成,但也有其瓶頸,尤其是對如何使已失調的自律神經本身的正常化,可說束手無策。西藥只能針對自律神經失調所引發的器官組織疾病來「治療」(其實只是遮掩),是其最大的缺陷。而以「陰陽」(即副交感、交感)作為理論及治療基礎的中道自然醫學,則可彌補西醫之不足。「中道自然醫學」也是去蕪存菁、融合中醫與西醫的創新醫學。

西醫學過度地強調「實證」,導致今日之「精神科醫學」已淪為「精神藥物學」,乃是西醫的另一大致命傷,今日吾人經由「HRV自律神經儀」己可證明舉凡細胞自癒療法處方、佛法、打禪、氣功、冥想、靈修、吐納、針灸、中藥……等對自律神經及精神狀態都有其特定優越療效,可望突破「精神藥物學」獨大的偏頗局面。

6、「中道自然醫學」是以佛法為師的醫學

「印度」與「中國」是東方兩大文明古國,印度文化之精髓盡在已有6500年歷史的印度教義中。2500年前誕生於印度的佛教,摒棄嚴格的「種姓階級」歧視制度,強調眾生人人平等。佛教傳入中國西藏迄今,經千餘年的洗鍊,早已和中華文化合而為一。

佛學是一種可用來培養善念、修身養性,使人格趨近完美的科學心法,只要減低貪瞋痴,就能降低來自中樞神經的交感活性,使腎上腺素(Epinephrine)、正腎上腺素(Norepinephrine)等神經傳遞物質(Neurotransitter)的生成降低,從而降低恐懼、憤怒的感覺,壓力荷爾蒙的產生也趨緩。在佛學倡導利他助人的過程中,可提升了副交感、血清素(Serotonin)、腦內啡(β-endorphin),從而達到自律神經平衡,可收放自如,內心充滿喜悅及幸福的法喜感覺,漸而達到身心自在的健康境界。由於醫師掌握人們生死之關鍵,在醫師的養成教育中,若能加入「佛陀慈悲」的人生體驗課程,真正體會人生生老病死的真諦,如此培養出來的醫師才能更加圓融地處理患者生老病死的大事,也才能真正為大眾帶來最大的福祉。

7、「中道自然醫學」係以東方為主體,融合吸納西方的醫學

「中道自然醫學」係融會貫通中國傳統醫學、東方哲學及現代西醫之精髓,以海納百川之姿,吸納所有對人類身心靈健康有所助益之各種修身養性哲學及自然療法的創新實證自然醫學。「中道自然醫學」全盤吸納西醫學的所有實驗診斷上的精髓,開立處方時又是以細胞生化、生理及細胞營養學為第一優先考量。

但在自律神經的調整上,又是全盤移植中醫的「和陰陽」概念,因此「中道自然醫學」實際上就是融匯中、西醫兩大醫學文明的實證醫學。

身為具有五千年悠久養生歷史文化的黃帝後裔,如果棄自家珍寶如蔽履,只是一昧抄襲西醫,不啻東施效顰,習其皮毛而已;如果堅持嚴守傳統中醫學範疇,自滿於作為另一個華佗、李時珍,則是自絕於現代文明科技。期盼有朝一日,融合中西醫的「中道自然醫學」能成為足以代表「台灣人」的醫學,所有的西醫醫學教育體系,都能轉換成為中道自然醫學教育體系。「中道自然醫學」將成為台灣「共生公民社會」的一個重要環節。(詳見「共生公民社會論壇」,版主:王群光 http://symbioticnet.blogspot.com/search/label/%E5%85%B1%E7%94%9F%E5%85%AC%E6%B0%91%E7%B8%BD%E7%9B%AE%E9%8C%84

在現行的醫療體系中,中西醫涇渭分明,河水井水各不相犯。這種行政掛帥的系統是最大的荒謬。其實如果以病人本身的利益來考量,他們並不在乎到底是中醫好還是西醫好,只要能把病治好,就是好醫生。「不論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哲學在此亦是十分適用的。

在中道自然醫學的架構中,中醫西醫間是無壁壘且無鴻溝的,是酒水相容的,一位固執於中醫學的醫師跟自我侷限於西醫的醫師,由於自我畫地為牢的,都同樣不可能為人類的健康帶來最大的福祉。在醫療專業能力上同樣都是殘缺不全的。

只有在推動中道自然醫學的海納百川大架構中,才不會迸發誰併吞誰的面子、利益問題。

每位醫師只要願意把自己心中的那一道無形的高牆隱形掉,一切以萬物生靈的福祉為依歸,就像善念一起就可以立地成佛一樣,您在那一剎那就已經是「中道自然醫學」的醫師。至於跨領域的專業的知識能力與經驗,倒是可以慢慢學習與累積,不必心急。

8、「中道自然醫學」就是令自律神經恢復正常運作的醫學

若無中道自然醫學「細胞自癒療法」處方的輔助,「自律神經醫學」的發展也會陷入進退維谷的窘境。因為到目前為止,就算能以HRV自律神經儀檢測出患者當時失調的狀態,也找不到可使自律神經各項指標完全朝向正面發展(使過低的升高,過高的降低)的西藥。

西醫師若想使用各種直接增加或抑制交感、副交感的藥物(例如:sympathomimetic、sympatholytic、parasympathomimetic、parasympatholytic)來「控制」或「矯正」、「提升」或「降低」交感與副交感神經的活性,不但無法辦到,反而會適得其反。因此就算以自律神經檢測儀測出自律神經失調的結論數據,也無法用西藥來解決。因西藥只能暫時控制或掩蓋自律神經失調所引起的症狀,不僅無法使自律神經恢復正常,反而更加重自律神經失調的情況。例如,許多人因自律神經失調而導致肥胖,便服用「諾美婷」來減重(此藥已被全世界列為禁用藥物)。「諾美婷」的作用就是把人體的自律神經搞得更加紊亂而讓人失去食慾,因而產生許多心血管疾病等副作用,甚至死亡。此藥在風行多年之後,因副作用案例不勝枚舉、惡名昭彰而被禁用下架,但藥廠卻已賺得如天文數字之暴利。

由於西藥無法「真正治癒」自律神經失調症狀,因此很少有西醫願意自曝其短,一般都認為「獻醜不如藏拙」,直接開藥控制症狀即可。而病患也以為真的能永久根治,但臨床上卻是事與願違,西醫往往視自律神經檢測如畏途。且西藥常導致自律神經檢測數據日益惡化,根本無法向患者交代,而這也就是HRV自律神經檢測一直無法被西醫學界重視的真正原因。

9、中醫可利用自律神經儀來證明中醫療法之成效

中醫雖標榜以調整人體陰陽(自律神經)為開立處方之依據,但由於缺乏經國際認可的科學儀器來檢測,單憑醫師個人主觀感覺、經驗來作判斷,一位患者由不同中醫師所做的診斷及處方經常南轅北轍,往往令患者無所適從。由於HRV自律神經儀可協助中醫師為「陰陽」作定量,故中醫師對HRV檢測儀的反應,遠較西醫師來得熱烈。

中醫是以「調和陰陽」,也就是調整自律神經為治療的理論基礎。因此,中醫學即是一部「自律神經醫學」寶典。以往由中醫學界所研發的各種能量儀均無法獲得西醫學界的認同,今後中醫學界可應用西醫實證醫學概念所研發的「HRV自律神經儀」,來驗證中醫的各種療法,對於調整自律神經(陰陽)的特殊療效,則可達到「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效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